持续放大“十个空前”效应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做到两统筹实现两不误以更加坚决有力的措施统筹抓好疫情防控脱贫攻坚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
民族日报记者在疫情防控一线采访医护人员
战“疫”路上的“隐形战士”
我州各检查站推广应用快速监测系统
每天进入隔离区前,医护人员都会互相鼓劲加油
与病毒较量的五个日夜
张志军在东乡县调研当前重点工作
我州876名新招录医护人员投身战“疫”
民族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版面导航     
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年2月1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与病毒较量的五个日夜
——临夏县人民医院救治我州两名新冠肺炎患者实录
本报记者 马进忠
 

    2月5日下午,我州两名新冠肺炎患者马某霞、马某玉治愈出院,从被救治到出院仅用了13天时间。 

    1月24日凌晨,患者马某霞被收治在临夏县人民医院。 

    1月26日凌晨,患者马某玉被收治在临夏县人民医院。 

    1月28日,两位患者转到州新冠

    肺炎定点救治医院做进一步治疗。 

    临夏县人民医院成为我州抗击疫情的最前沿,在两名患者被收治的5天时间里,得到精心治疗,至28日,患者病情平稳,被安全转移。这5天的治疗,对于患者康复来说意义重大。 

    1月21日,州疾控中心告知临夏县人民医院院长石灵成,准备好充足的医疗物资,成立医疗救治组。 

    石灵成感觉事关重大,立即安排部署,成立医疗救治组、后勤保障组等,制定应急预案。同时,在全院开展医疗救治的培训。 

    “我们必须考虑到事情所能发生的任何变化,做好多手准备,以应对任何可能出现的危机。”石灵成说。 

    1月24日凌晨,石灵成见到当时还是疑似病例的患者马某霞时,她的精神状态不错。24日一大早,马某霞被确诊为我州首例新冠肺炎患者。 

    1月26日凌晨3时,该院又收治我州第二例新冠肺炎患者马某玉。 

    由3名医生、7名护士组成的救治小组,24小时不间断轮班值守,按照救治方案,实施科学治疗。

    两名患者均被实施了保证休息、补充热量、保持水电解质平衡的一般治疗及血常规、C反应蛋白、生化全项的必要检查,根据血氧饱和度监测,给予吸氧(血氧饱和度低于95%时)等治疗手段,并给予左氧氟沙星抗炎、中药辅助治疗。 

    经过精心治疗,患者马某玉的病情趋于平稳。但在1月27日凌晨1时,马某霞出现咳嗽、咳痰加重、呼吸困难、胸闷气短及腰部疼痛等症状。 

    该院救治组立即与州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马宝义、感染科主任医师马建忠会诊,修正马某霞的治疗方案,改变用药,一直到下午3时许,马某霞的病情才慢慢平稳。 

    “其中的惊心动魄,非言语所能表述。”该院感染科医师马学良说。 

    1月28日8时,临夏县人民医院接到上级部门通知,两位确诊患者由州人民医院专用救护车转往我州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进行治疗。 

    至此,两名患者在临夏县人民医院完成初步治疗。

    5天的救治时间在旁观者看来很短,但是对于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来说,他们的心理变化、面对患者时的表现,以及参与救治后对这件事情的思考,都是此次疫情带给我们的最有价值的信息。 

    抱着寻求这些问题答案的态度,记者拨通了尚在隔离期的医生们的电话,他们的回答无疑会让更多人了解这次疫情的整体状况,也让更多的人了解医护工作者这个群体。 

    “对于此类疾病,科学施治是必要的,不论是制定方案,还是医护人员的防护,每一步都很关键。接诊后,我院立即安排救治专家组会诊,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救治方案,及时送检呼吸道分泌物做核酸检测,科学排班,实行4小时轮流上岗,完善制定消毒隔离流程,严防医务人员交叉感染。”内科主任医师马坚说。 

    “第一次看到患者时,这个20岁刚出头的年轻女孩在没有家属陪同下,眼中充满了恐惧感,她一直在抽泣。这场面让人心痛,镇静下来后,我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极力安慰患者,缓解病人的压力。经过反复劝说,患者哭泣声终于平息下来,她对我们充满了信心。”感染科医师马学良说。 

    马学良是23日晚的值班医师,从23日开始,经过5天的救治期,再加上14天的隔离期,他已经连续20天没回过家了,但家人对他的工作非常支持,老人电话里对他说:“安心去工作,不要担心家里!” 

    “紧张情绪肯定难免,毕竟面对的是传染病,但作为一名医生,面对病患没有任何理由退缩。刚开始,两位患者的心理状态很差,我们一直在想方设法安慰、劝导她们。肺部感染致使她们一直咳嗽,经常出现呼吸困难,我们看着也很难过。现在两位患者治愈出院了,我们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该院感染科护师梁丽红说。 

    “刚看到患者时,她是疑似病患。确诊以后,我也没害怕,从事护理工作3年了,我有着很好的防范意识和心理预期。对于医生来说,最应该恐惧的是怕自己无法治愈这些患者。”感染科护士谢东红说。 

    “好几个记者都问我面对患者时恐惧吗?说实话,没有担忧是假的,但作为医生应该天然过滤这些恐惧感,我们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该院感染科护士冯万菊说。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