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在明年的会上
天空的太阳升高了
周梦诗:花儿逐梦人
新编花儿十首
河州“花儿”赏析
民族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版面导航     
上一期  
3上一篇  
2020年1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河州“花儿”赏析

●郭正清
 

    别情篇

    热头落了实落了,长虫吧石崖上过了;指甲连肉的分开了,刀割了心上的肉了。

    [题解] 

    这首花儿首刊于张亚雄《花儿集》122页(民国二十九年重庆版)。书中把这首花儿列进“十更曲”中第十段,故第一句为“十更太阳是黑了”。缺,张亚雄说:第二句原抄为“长虫石洼上流了”,意义不明,姑阙待考。云,现按乡间流传句改正。 

    [注释] 

    [热头落了实落了二句]“热头”,太阳。“实落了”,真的落了。“长虫”,蛇。二句描写黄昏时送别情人的情景。“长虫吧石崖上过了”,指夏天落日时,日光影子在山头上移动中同地面上升起蒸气映抖动似长蛇在石崖上爬动,故云。这是河州山区盛夏落日特有的风景,以此点明一对情人在黄昏分别时的景的苍茫与心的凄凉相照应。 

    [指甲连肉的分开了二句]描写情人分别时痛苦情况,既像指甲从肉上拔下来,又像刀割心上肉,痛为难忍之痛,苦则难咽之苦,民歌描写情人分别痛苦,此为极致。 

    [赏析] 

    这首花儿描述情人离别时的痛苦心情。 

    太阳挂在西山口上,眼看就要落下去了,落日的余辉映照在山头上形成的阴影在山崖上移动,那移动的姿势就像长虫在山崖上爬行一样。离去男人的身影也即将同落日的影子一样,慢慢消失在她的视线里,这个时候她感觉简直就像指甲从肉上剥下来,也像刀割心上的肉一样的疼痛。 

    分离以及分离后的浓重而又痛苦的思念,是人类爱情生活的深刻内容,也是河州花儿表现的重要题材。这首花儿则是其中的一首,描述的是情人分离的状态,是从刻骨铭心的爱中迸发出来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其中表现的情绪极为苍凉,极为婉转忧伤,听这首花儿你就像听到旷野中传来的长长的哭泣声一样,令人胆肝俱碎。 

    这首花儿借景抒情,重叠比赋,着重表达了一种内心的感受。先看重叠比赋,花儿以太阳确实落山比自己而去的情人,以落日之影像长虫从石崖上滑过,比自己情人步履之匆匆,消失之快。以此表达了唱这首花儿的女性对情人离去欲慢则快,痛苦想浅愈深的精神状态。再看重叠比赋,既然是“热头落了实落了”,又加上“长虫吧石崖上过了”,景象已经非常苍凉了;已经是“指甲连肉分开了”,再加上“刀割了心上的肉了”,心情更加凄惨。这里,歌者看着情人离去时生出的割肉剜心的痛苦感是何等的魂消凄黯、缠绵悱恻。恨别之际,逢落日时的凄凉,伤心人对伤心景,离别恨又加落日愁,悲剧景衬影悲剧情,呈现出强烈的悲剧色彩和哀婉气氛。 

    值得提醒读者注意的是,花儿中对“长虫”一词用得十分的形象和确切。这首花儿最早在四十年代被张亚雄先生收集到《花儿集》中,但他对于长虫一词颇为迷惘,怀疑提供花儿的人抄错了,说“原抄为‘长虫石洼上流了’,意义不明,如阙得考。”后来的一些学者录作“光气从石崖上过了”,实在是未见实景的妄加推测。“长虫吧石崖上过了”,指的是落日余影移动的状态好似长虫从石崖上滑过去一样的自然景象,对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河州农民来说是常见的。值得赞叹的是,对此,古河州人的观察与古埃及人的观察是惊人的一致。据报载,古埃及人在日落时刻,看落日的余晖在金字塔上移动的影子,仿佛一条巨大的羽蛇蜿蜒爬行。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