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养深沉的家国情怀
每一朵花都不会错过春天
“两双半”
螺丝钉
为了玫瑰,给刺浇水
图片
80多年前“高考”都考啥?
有趣是多么珍贵的事情
鲁迅最喜欢谁的画
民族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版面导航     
上一期  
3上一篇  
2019年5月1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鲁迅最喜欢谁的画
◇祝新宇
 

    鲁迅先生的美术修养之深,读者大多了解,他勠力推动中国新兴木刻版画无人不知。那么先生对传统绘画呢?与先生同时代的国画大师有陈师曾和齐白石。先生在给郑振铎的信中说:“陈师曾齐白石所作笺谱,其刻印法已在日本木刻专家之上,但此事恐不久也将销沉了。”后又评价《陈师曾的风俗画》:“深觉得这里有社会的意义,学问与艺术的价值,不是一般的画师所能到的。”先生曾专门去求齐白石的印章。由此可见他对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态度。 

    先生一生以文代医,欲根除国民的劣根性。这种思想亦表露在对绘画的看法上。他提及最多的画家是吴友如。吴友如,江苏人,清末画家,工人物肖像。《朝花夕拾·后记》写道:“吴友如画的最细巧,也最能引动人。但他于历史画其实是不大相宜的;他久居上海的租界里,耳濡目染,最擅长的倒在作‘恶鸨虐妓’,‘流氓拆梢’一类的时事画,那真是勃勃有生气,令人在纸上看出上海的洋场来。”后又在《略论中国人的脸》里说:“时装人物的脸,只要见过清朝光绪年间上海的吴友如的《画报》的,便会觉得神态非常相像。这精神似乎至今不变,国产影片中的人物,虽是作者以为善人杰士者,眉宇间也总带些上海洋场式的狡猾。” 

    先生还专门将《点石斋画报》中吴友如的画拆下来重新装订成册,盖上“旅隼”印章,收藏起来。该印为齐白石的女弟子刘淑度所制。旅隼,先生笔名之一。初版本的《准风月谈》封面上就有该印章。有趣的是,据说当时白石老人觉得“旅”字有些不好,给改了一笔。 

    ——摘自《今晚报》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