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养深沉的家国情怀
每一朵花都不会错过春天
“两双半”
螺丝钉
为了玫瑰,给刺浇水
图片
80多年前“高考”都考啥?
有趣是多么珍贵的事情
鲁迅最喜欢谁的画
民族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版面导航     
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5月1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有趣是多么珍贵的事情
◇周华诚
 

    最近有个叫王村村的家伙刷了屏。他的事迹,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这几年其实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无聊”。比如,他会花6个小时,数清楚一碗米大概有16250粒。比如,他把家里的浴缸砸了,改造成游泳池。虽然只有1.5平方米,但是射灯、蓝白瓷砖这些元素一个都不少。最后,他给泳池取了个名,并且邀请了朋友一起来浮潜。 

    是不是很无聊?但是,等等——如果这个叫“无聊”,那什么叫“有聊”?“无聊”和“有聊”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也许有些人认为“无聊”的事,恰恰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趣的部分。而你认为最有趣、最在意的那些,说不定在别人看来,算个啥。 

    这几天我在翻一本书,大卫·布拉特纳著的《宇宙的尺度》。工作间隙翻一翻,可以换个脑子。睡前翻一翻,还能做个好梦。就像在稻田里劳作,偶尔发个呆(偷个懒),就能忘了劳动的艰辛。 

    在课堂上发个呆(走个神),老师的黑板擦就飞到脑门上来了。这本《宇宙的尺度》其实就是走神之作,能让你“神走神”。“科学与艺术拥有共同的使命——以前所未有的角度观察,从平凡的事物中发现惊喜。”这是美国作家霍华德·布卢姆说的。但是,很显然,他说对了。 

    这是一本科普书:关于数字、尺寸、光、声、热、温度、时间。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说起来很绕。但是,很多常识,可能是我们视而不见的。说不定我们一直存在很多误会,不仅对你来说如此,你对于世界也是如此。

    从个人的角度出发,我们看到的永远只是片面的一小部分,正如我们的眼睛只能看到一定范围内的电磁波(可见光),耳朵也只能听到有限的声音——总而言之,我们只能体验人类尺度以内的大小和距离。 

    不过,当我们有了强大的科学仪器,我们终于得以开始认识广袤的世界,无论它是藏在人体之内,还是远居苍穹之上。 

    美国天文学家卡尔·萨根说:“再看看那个光点,它就在这里。那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的一切。你所爱的每一个人,你认识的每一个人,你听说过的每一个人,曾经有过的每一个人,都在这上面度过他们的一生……所有的国王与农夫、年轻的情侣、母亲与父亲、满怀希望的孩子、发明家和探险家、德高望重的教师、腐败的政客、超级明星、最高领袖、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个圣人与罪犯,都住在这里——一粒悬浮在阳光中的微尘上。”法国小说家、评论家安德烈·马尔罗说:“人类知道,世界的基准并不是人类尺度,但他们却希望是。” 

    上一次,我在广州的方所书店,拿起一本书——《七堂极简物理课》。读完后我买了5本,送给后来我遇到的人。再上一次,我在上海,与音乐家何训田交谈,他告诉我,他的音乐不只是做给人类听的,或许也给植物听,也给昆虫和细菌听。 

    感谢与这些书、这些人的遇见,因为你会发现自己的狭隘。而每一次的脑洞大开,都是一次世界观级别的领悟。“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说到底,有些事情你觉得无聊,是因为你没有真正懂得它的有趣。 

    而有趣是多么珍贵的事情。 

    ——摘自《解放日报》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