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居童童童年年
如山的父爱
探访兰州碑林
争春
花儿美
我在那片草原等你
临津渡抒怀
故乡的路
齐家文化刻划纹陶斝
民族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版面导航     
上一期  
下一篇4  
2019年3月1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村居童童童年年

◇徐雅惠
 

    那已经是孩提时的事儿了,奔跑在乡野田间的欢快身影,却依然灵动在眼前。童年,如同记忆中的老火车,轰鸣着从我身边疾驰而过,在时间的长河里,渐行渐远。却又似一幅缱绻的画卷,在某个悠闲的午后或者傍晚,缓缓展开…… 

    老家门前种着几棵树,嫩绿的新芽,是初春的气息,待到杨柳依依,陌上花开,午饭过后,巷道里的老人和妇女们便搬着自家的小板凳,坐在树荫里,纳着鞋底,聊着家常,孩子们在人群里跑着转圈儿,突然被某个嘴巴厉害的妇女逮住,不免要被逗上几句,“这丫头呀,跟个男娃娃一样,长大肯定是嫁不出去了。”其他人便也跟着发出咯咯的笑声。乡间的晌午,总是蓝天湛碧,云朵愈加自由地变幻着形态,或深或浅,忽远忽近。躺在奶奶怀里,凝望着无际无垠的蓝色,小小的身体似乎已乘风而上,幻化成云间的仙子,素锦霞衣,美不胜收,而此后,无际的蓝便成为童年里最美的神往。 

    “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待到仲夏时节,地里便已结出沉甸甸的麦穗,大人们开始早出晚归割麦子,午后的太阳正毒,蝉鸣和热风,让幽静的乡村竟生出些聒噪,孩子们便可以伴着奶奶的摇篮曲,在她怀里呢喃着酣睡。而我大多是不愿意午睡的,穿着小凉鞋,精力充沛地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或者是在刚刚割完的麦田里,奔跑着抓蚂蚱,那些可怜的虫子,是没法逃脱被人类抓住折腾的厄运的。孩提时狂热地迷恋着盛夏,一阵风吹过,微风是清新而香甜的,溪水潺潺,在石上展现着它蓬勃的力量。夜空是神秘的,总是喜欢睡在倚窗的炕边,看繁星满天,想象它到底是谁的化身,抑或终将是谁的宿命。待到年岁稍长,便开始寻找大熊星座和闪耀的仙后座,无际的星空竟然让年幼的我生出些“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之叹。 

    冬天自然是庄稼人一年中最闲的季节了,大人们喜欢扎堆聚在慵懒的阳光下,谈着这一年的收成,来年的小打算,笑容在他们被北风吹的有些皲裂的脸上开出了两道褶子。老人们便倚靠在草垛里,麦草软软地包裹着他们略显笨拙的身体,怀里还有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孙子正在跃跃欲试要逃出这襁褓。大一些的孩子们已经学会用冬天干瘪的玉米秆,编出各种小玩意儿,小灯笼、小花篮之类的,而我最拿手的就是编一个眼镜儿,童年里的“小眼镜儿”已在岁月的年轮里,无迹可寻,而鼻梁上的这幅眼镜却是再也摘不下了。 

    过年是农村人一年中最有仪式感的事情了,腊月始便已着手置办年货了,等到二十几,一系列过年前的活动便紧张有序地张罗了,有个顺口溜说:“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填五谷,二十六炖锅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贴倒有,三十晚上闹一宿。”足见年前的活动有多繁忙和热闹。扫房那日,早早起床便跟着奶奶把屋里的大小物件拿到院子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环节了,因为可以找到许多遗落的小物件。花上一天时间把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打扫干净,赶着夜幕四合再一件件物归原处,这何尝不是一件极有成就感的事儿。 

    后来,伴着奶奶垂垂暮已的白发和牵着她的手时的步履蹒跚,童年便与我日行渐远,而对儿时的眷念却悄然在心里生根发芽。如今,每每回到村里,看着傍晚的落霞余晖,袅袅炊烟,我不免要唱几句“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年幼的妹妹们总是偷偷抿着嘴笑,她们尚且还不懂我这难以释怀和割舍的故乡情。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