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仓
倾听冬天的声音
细巷
石那奴
图片
空巢娘
与月亮无关
往事如烟
走出山谷的诗歌
大黑小黑
民族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版面导航     
上一期  
3上一篇  
2019年1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大黑小黑
◇鲍燕
 

    我家楼外的空地有棵白杨树,十多年前的初冬时节,我刚搬来的时候它还长得不太高,看起来好像已经枯死了,一大半树枝都枯掉了。过完年到春天的时候,它竟然发出了许多嫩芽,转眼到了夏天,已经枝繁叶茂,绿油油的叶子在阳光下泛着白光,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很多时候因为身体的原因,我只能无奈地待在家里,趴在客厅的窗台上看着窗外的小树,感觉它和我一样孤单,可怜。慢慢的,我们成了熟识已久的老友,我趴在窗台,它就一会儿沙沙作响,一会儿枝条轻舞,还有叽叽喳喳的麻雀,不知名的各种小鸟,我们在一起,好不热闹,苦闷的日子也过得快了起来。 

    突然,有一天,有只叫不上名字的小鸟站在玻璃外面的窗台上看着我,还有一只一会儿飞过来用翅膀扇一下窗玻璃,一会儿用嘴啄一下玻璃,我也静静地看着它们不知所措。过了两三天,两只鸟儿还是在外面望着我,我真的不懂禽言鸟语,万般无奈,只好拿了点馒头,揉碎了撒在纸上,放在外面的窗台上,看小鸟有什么举动。一只体型大点的黑鸟飞过来,我们暂且叫它大黑吧,左右看了看,迅速地啄了几口馒头渣,飞走了。过了会儿,一只体型小点的就叫它小黑吧,飞过来又快速啄了几口飞走了,大黑小黑轮流啄了好几遍,我才看清楚,它们在喂食白杨树上窝里的雏鸟!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也许是,这几天它们找不到食物喂自己的孩子,只好大着胆子碰玻璃向我求救。就这样我们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每天下午五六点我就在外面窗台上撒馍馍渣,小鸟过来吃,它们也不怕我,坚硬的喙啄得窗台嗒嗒作响,小脑袋快速的上下活动,浑身的羽毛随着小脑袋的起落,蓬松,收紧。我静静地欣赏着,感谢白杨树,让我拥有了这轻盈的小精灵! 

    慢慢的,有鸽子,麻雀加入了小家伙们的队伍,一天我需要两个花卷或馒头喂它们了,有的小鸟吃完就悄悄飞走了,有的就像俏皮的小孩,吃几口啄一下玻璃,还有的用翅膀扇一下玻璃,窗台上留下了灰色,白色,黑色的羽毛,这是我的鸟朋友馈赠的珍贵礼物,我都整理收藏,夹在喜欢的书里了。过了几个月,大黑小黑领着它们羽翼丰满的孩子飞走了,一大群麻雀占领了白杨树,每天四五点钟就被它们叫醒了,因为上班的路远了,我只能隔三差五地给它们撒馍馍渣。麻雀很怕人,总是躲得远远的,看我撒好,关上窗子,它们才敢飞过来吃食。 

    后来,身体越来越差劲,一年要住好几趟医院,一次就是十天左右,也就顾不上喂食了,慢慢的,小麻雀也越来越少,我放的馍馍渣好像没怎么吃。白杨树现在已经长的比七层楼还高了,也许是树大招风,小鸟待不住了还是其他原因,现在早上再没有叽叽喳喳的声音叫醒我了,我的早间叫醒服务被单方面取消了。 

    前几天出院回家,因为走路还不太利索,我就一个人在沙发上躺着看白杨树,几片没落完的枯叶挂在枝头,灰蒙蒙的天气,杨树枝也是一动不动,毫无生气。好像和我这没精神的人凑了个双。 

    突然,窗玻璃上传来熟悉的翅膀拍打声,是大黑,是它!我心里好不激动,赶紧拿了个馒头,扶着家具,挪到窗口,是它回来了,我看清楚了!把馒头揉碎,大黑没有吃,只是不停地飞来飞去,用嘴啄一下玻璃,用翅膀扇一下玻璃和我打着招呼。它的身边没有小黑,也没有它们的孩子,我无法知道这段时间它经历了什么,看起来它很疲惫,飞一下就落下休息会儿,渐渐的我看清楚了,右爪上有血迹,嘴角也有,可怜的大黑,也许是嘴疼的没办法吃食。大黑站在外面的窗台上看着我,嘴里发出高高低低的声音,像是倾诉,又像是呼喊,看得出来它也很激动。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趴在窗台上等大黑,给它撒了妈妈做的油饼,盼望着它能像往常一样带着小黑,还有一大群小伙伴过来赴约,一直等到日落西山,还是没有看到它的影子,不知道它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它还好不好,大黑,你怎么爽约了? 

    期待着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大黑,小黑还会带着它们的孩子、小伙伴如期而至!大黑,小黑,别忘了,你的老朋友一直都在老地方等待你们的归来!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