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仓
倾听冬天的声音
细巷
石那奴
图片
空巢娘
与月亮无关
往事如烟
走出山谷的诗歌
大黑小黑
民族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版面导航     
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1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细巷
◇马鹏山
 

    在临夏市的城中心,繁华的北大街南侧,有一座彩色雕花的门楼。走进悬写“细巷”的门楼,迎面一条小河挡住去路,一道砖铺的小路已在脚下,便是名符其实的细巷。 

    细细的小河,很窄,窄得像一条风筝上的彩条,系在小巷前,静静地飘在空中。 

    细细的小巷,也很窄,恰似一根拉不直的绳线,曲曲折折,蜿蜒着偎依在河边。 

    细细的河,细细的巷,不长,一眼可以望到头。小河和小巷,紧紧相依,捻在一起,自南向北,迂回曲折而来,迤逦悄然而去,分割不开,也不能分开,也许这是细巷美其名曰的由来。 

    轻轻地走,轻轻地过,不留一丝声响,怕惊了细巷的宁静。宁静是细巷灵动的琴弦,清脆的脚步,摇摆的身影,是流动的音符,顾盼的目光,敲门的手,悬挂的门帘,露出的脸,才是音符发出的声音。 

    细巷里,雕花的门,镶花的房,一座座,一栋栋,在河岸雕栏边的小路旁,依次排开,错落有致,紧紧相连着。青青的砖墙,墙面上砖雕砌成了画,有花草,有树木,有青山,有流水,每一面墙,就是一幅画,亭台楼阁,田园风光,别具一格,栩栩如生。每一道门,雕一种花,以牡丹为多,各色各样,不一而足。敲门而入,迎面就是雕花的看墙,门是木雕门,墙是砖雕的花,古色古香,典雅大方,图尤以花开富贵,花好月圆至最。花墙之侧,又是一道小门,或圆,或方,走进小门,入眼是翘脚的房脊,青青的瓦,四面的房檐围成的家,窗是刻了花的窗,门是刻了画的门,院内有的栽一两棵树,有的种几簇簇花,点缀房前。 

    走在细巷,悠然想起江南的雨巷,仿佛也在雨季,也撑一把雨伞,行在小巷,看丝丝烟雨,听小河轻唱。雨巷的悠长,是雨巷轻柔,也是雨巷的忧伤。细巷的宁静,是细巷的执着,也是繁华远去的寂寞。 

    每一道门,都有人来人往而不息的故事,每一房舍,都有悲欢离合的传说,走过故事而不衰,历经流传而不败。站在小广场上,看惟妙惟肖的雕像,胳膊上落鹰的老人像,挑着担子摇摆的货郎,吆喝的小商小贩,站街而过的驮客,仿佛看到了细巷走过的沧桑。守得住寂寞,沉淀住沧桑,才让细巷抵住了高楼的诱惑,成了群楼掩藏不住的桃花源,受到四方客人的青睐和探访。 

    悄悄地来,悄悄地流,不带一声叹息,唯恐惊醒细巷悠悠的寂寞。寂寞的小河,在冬日的阳光里,细细长长,清清澈澈,清得可数清水底的石子,只是看不见鱼来鱼往,听不到水疾声长,枯瘦的水草,萎败而不倒,河上的小桥,弓着腰,像千年的胡杨树,横卧在河上。 

    小桥上的过客,像走在雨后的彩虹上,只是很短,短的只有几步,便到了对岸。 

    站在桥上,回头远望,只见高楼近在咫尺之间,揽云参天,远山在楼后,很远,只看见山的挺拔伟岸,看不清山的沟壑嶙峋。细巷在楼前,很近,近的可以触摸楼的窗栏。细巷像一根细细的彩线,穿在楼群中间,隔开了喧嚣;细巷像是桃源,又是像闹市里的花园,路过,不由得想停下脚步。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