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仓
倾听冬天的声音
细巷
石那奴
图片
空巢娘
与月亮无关
往事如烟
走出山谷的诗歌
大黑小黑
民族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版面导航     
上一期  
下一篇4  
2019年1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鼠仓
◇马进祥
 

        三 

    小时候,我们最爱吃的就是炒大豆。刚从地里收来的大豆不湿不干,铁锅里炒或火堆里埋上,将熟时,爆开个裂口,顺口子剥皮放嘴里吃,一股滚烫的豆香,味儿长,吃上几颗回味无穷,再也忍不住。农村有吃“一颗大豆翻一架山”之说,指的是五谷大豆对饿肚子的人提供的能量。那时从队里分来的大豆有限,父母是不让我们炒着或是烧着吃的,说你们都炒着当零食吃了,拿啥磨面哩?于是,我们乘着去生产队的地里收大豆的机会,专门穿上缝着大口袋的衣服,顺手剥上些大豆装口袋里拿回家,悄悄埋灶眼里烧熟了吃。有时候,队里收了大豆往场里拉,在装车或背捆子的时候,干了的豆荚往往因为挤压会裂开,大豆便会掉在地上,我们拿上栲栳去捡,捡回来的就可以让我们炒着吃了。 

    比起口袋里装来的或是地上捡来的,鼠仓里的两三升大豆当然是很多的收成啦。除了留给家里磨面的,奖励给我们当做零食的也能够让我们吃个痛快。一般我们在铁锅里炒,更多的是把正在燃烧的牛羊粪从炕洞里扒拉出来,埋上大豆后不停地搅动。不一会儿,大豆就开始噼里啪啦的爆开,自动地跳将起来,我们赶紧用树枝或是从扫帚上抽出来的竹子拨拉搅开粪火堆,捡起来吃。有时候不小心将快爆未爆的大豆放进嘴里,刚要用牙咬时,却“乓”的一声,在嘴里爆了,弄得满嘴的滚烫。 

    那时,农民除了少量的自留地,庄稼地都是集体的,任何个人不论收割也好,剥皮零拿也罢,都不能从地里弄粮食。但是,经过田鼠的嘴,从鼠仓里开挖出来的粮食,那是合情合理的,谁发现了就归谁,开挖后可以拿回家吃。所以,我们不但不痛恨田鼠,而且还觉得它偷粮正好,通过田鼠,我们可以把原本队里不能动的粮食名正言顺地拿回家里去,填补饥肠辘辘的肚子。 

    除了田鼠,一般的小老鼠打洞但不储存粮食。记忆里,冬天打碾场时,在麦草垛子下面,也有鼠洞,等拉走了麦垛最后的几个麦捆后,我们发现了鼠洞,然后就从家里拿来水桶往里面灌水,逼得里面的老鼠跑出来乱窜,这时,那些家养的猫守候在附近,老鼠见了猫吓破了胆,魂都吓没了,猫伸出爪子老鼠就不动弹了。但没猫的时候,那些麦场里碾场的男女老少社员都跑过来,形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其场面蔚为壮观。 

    以上这是我们庄子里的情况,不论队里还是家里政策都比较灵活,能充分调动人寻找开挖鼠仓的积极性。但各地的生产队队情不同,也有生产队要求将鼠仓粮食归公的。据我的同学文灵讲:鼠仓,在和政的后寨子叫仓老鼠。那儿的地都是梯田或川里的平地,仓老鼠的洞口一般都在地埂上。每年队上拔大豆时都能发现仓老鼠剥下来的豆壳,剥得精光的秸秆,据此就能断定附近有鼠仓。于是,队长安排专人去寻挖鼠仓,队上的娃娃们负责在大豆地的四周找仓老鼠的洞口,找到出洞口后就拿棍子守住,待挖仓的人挖得把仓老鼠逼出洞子时几棍子就击毙了。这时候,就可以看到鼠仓里白白的大豆,一个紧挨一个,挤得可瓷实了。每次挖仓,一般都能挖到两三背篼。挖出来的鼠粮背到生产队仓库门前的晒场上让太阳晒一晒后就入了队里的仓库了。 

    夺其粮,还要其命,人鼠争粮,想想也真是残忍哪!

    四 

    南方老鼠爱大米,北方田鼠爱大豆。如此人鼠争粮的鼠仓遍布于北方农区,在当年确实救了不少农民的命。据我同学启安讲,他们老家景泰县红岘村有人称姜瞎子者,有特异功能,人以木棍牵其至田头,彼以手指探鼠穴以判断有仓无仓,生产队社员赖其神技,不致饿死。 

    世间万物,总是一物降一物。田鼠泛滥的时代,正是农民生活紧张的年月,家里养不起猫。随着农民慢慢吃饱了肚子,深受鼠害的农家里纷纷养起了猫。当然,农家养猫主要是针对讨厌的家鼠。可也因此没有了田鼠的生存空间。我家里曾养过的一只猫,经常把硕大的田鼠叼到家里来。加之后来鼠药的广泛应用,鼠仓便越来越少了。 

    到了我侄儿这一辈,他们也常常约上小伙伴去田间地头上找寻鼠洞挖鼠仓,但大多是为了寻乐子找刺激,与鼠斗其乐融融啊,觉得挖鼠仓很好玩,并非为了填肚子。挖来的鼠仓粮食,一般都当作了牛羊的饲料,人不再食用了。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三千多年前我国诗歌总集《诗经》里反复咏叹的这段名句,许多人耳熟能详家喻户晓。可见,田鼠夺人粮食,人要老鼠小命,人鼠矛盾,自古有之。然而,在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的生产队大锅饭的特殊年代里,这种人鼠关系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但是,鼠类在医学上却为人类作出了巨大贡献。人类临床上的许多药物先是在小白鼠身上进行试验,成功后才运用于人体。人类的生活,总是从鼠类身上学到经验受到启发。鼠打粮洞,人挖菜窖。人与鼠是敌人也是朋友。古代有朱元璋谋士朱升“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进言,当代有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的反修防苏战略。可惜,田鼠在深挖了洞,并广积了粮之时,却遇到了饿着的人类,于是人鼠争粮,争得不亦乐乎,也留下了我们这一代人童年里抹不去的、有趣儿的记忆。(完)

 
下一篇4